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苏根治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23:43:2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苏根治白癜风,北京那一家白癜风医院是好的,丹棱白癜风医院,和白癜风患者接触会被传染吗,吉林白癜风遮盖液,鹤峰白癜风医院,德州白癜风会遗传吗

  对步入晚年的两个人来说,如果能互相搀扶着走下去,本是一大幸事。然而,交往中的诸多琐事,却让双方的矛盾越来越深——

  黄昏恋引发的悲剧

  王苏燕 吉静静

  2017年5月的一个早晨,江苏江阴市民王星(化名)忽然想起来,自己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看到母亲康美琴(化名)了,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

  经过多方打听,他来到母亲前几年交往的对象胡建国租住的车库门口。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应,门从里面反锁着,从车库窄小的窗户往里面看,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,衣着有点像母亲,再一看,地上还躺着一个老头。王星意识到出事了,赶紧拨打了“110”。

  警察到达后进入车库,发现躺在地上的胡建国浑身酒气,呼吸还算平稳,应该只是喝醉了,而躺在床上的康美琴则已浑身冰凉,床上还留着大摊深红色的血迹,脖子上有利器割伤的长伤口。

  康美琴被害了!

  并无交集的前半生

  年轻时的胡建国在镇里可是个风云人物,人高马大的他相当帅气。更重要的是,当时大家都还在地里找生活的时候,他就是镇里集体企业的副厂长了。人人都对他高看一眼,上门找他办事的人络绎不绝。

  胡建国负责企业的采购业务,常年出差在外。他主要精力都放在工作上,和自己的子女沟通不是很多,平时家里大小事情都丢给了妻子。偶尔不出差的日子,他也不会待在家里,而是在外觥筹交错应酬不断。常年在外奔波,习惯了酒桌上的奉承,让胡建国的性格略微自负,也越来越贪酒。

  而同镇的康美琴人生轨迹则完全不同。年轻时,她嫁给了隔壁镇的一个农民,生了两个儿子。农闲的时候,康美琴做油炸麻团等早点,摆摊赚钱补贴家用。多年摆摊,让康美琴的性格变得泼辣精明,有了个“麻团”的外号。

  靠着自己的早餐摊,康美琴含辛茹苦把两个儿子拉扯成人,家里建起了三层小楼房,两个儿子也都成家立业。2000年后,江南乡镇经济快速发展,小镇居民的日子日渐富足,但赌博却在小镇悄然流行起来,康美琴也被小姐妹带着,渐渐迷上了赌博。儿子也劝过多次,无奈康美琴不听,一直强调自己赌的金额不大。儿子见劝不住,也就不管了。

  年轻时候的胡建国和康美琴,没有任何交集。在胡建国的眼里,这个街边卖麻团的小摊贩不值得一看,而在康美琴的眼中,这个人人都夸的年轻有为的副厂长,也只是那个跟自己毫无瓜葛的人罢了。

  红线牵出黄昏恋

  几十年过去了,当年的副厂长早就没了往日的风光,妻子因病去世了,儿女和自己也不甚亲近。好在胡建国老家的房子赶上了拆迁,他手头有了些拆迁款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  康美琴的老年生活也算安稳富足,儿子虽然没有大出息,好在还蛮孝顺。日子也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着。丈夫前几年去世了,她就和儿子住在一起。

  胡建国年轻在外闯荡过,心思活络,眼界开放,萌生了想找个老来伴的念头。他的堂侄知道胡建国的想法后,也帮着他物色起来。

  2012年8月,堂侄将康美琴介绍给胡建国,两个人的红线就这样牵起来了,双方都还满意。胡建国比康美琴大了10岁,身体还算硬朗,经济条件也还好;康美琴也想找个人来做伴,毕竟孩子们都有自己的生活。两个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。

  然而,这件事在胡建国的家里掀起了轩然大波,胡建国的儿女强烈反对二人在一起。原来儿女们经过打听,乡里乡亲对康美琴这户人家的风评不太好。两个儿子没有正经工作,都在外面混钱赌博,而康美琴也经常混迹于赌场。胡家儿女认为,她比胡建国小了10岁,肯定是看上了胡建国身上几十万元的拆迁款了。

  胡建国年轻时养成的自负性格又起来了,儿女越是反对,他越是坚持,觉得自己看上的人肯定是好的,听不进儿女的意见。就这样,原本不亲近的关系彻底搞僵了,儿女从此和他断绝了关系和往来。

  距离渐近矛盾渐生

  2012年9月,两人没有领结婚证,康美琴把胡建国带回家,和自己的儿子儿媳见了一面,大家一起吃了顿饭,也就宣告在一起了。然后,康美琴和胡建国一起住在胡建国租来的车库里。住了一段时间,康美琴让胡建国住到她家里去,说她家房间多,空着也是空着,回去住也方便康美琴照顾孙女,还可以省下胡建国租车库的钱。胡建国一想,也同意了。就这样,2013年年初,胡建国搬到了康美琴家里去住。

  胡建国来了以后帮着家里做家务,照顾小孩等,大家都相安无事。但是渐渐的,胡建国觉得有些不对劲。康美琴家里买空调装修的钱都是胡建国出,平时买菜等生活开支也都是他掏钱,这也就算了,可是康美琴经常出去打牌,家务活也全都是胡建国来做。

  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后,胡建国发现康美琴的儿子真的不学好,一个赌钱、一个吸毒。康美琴平时不断向胡建国要钱,虽然每次500元、1000元,数额不大,但是积少成多,胡建国慢慢不乐意了。

  康美琴的儿子和儿媳们,则对胡建国喝酒不耐烦了,一天三顿喝酒,每天都是醉醺醺的,喝了酒就很多话。另外,他们觉得胡建国的年纪也大了,每天这么喝酒,万一在家里出个什么事情也说不清,于是由康美琴的儿子王星出面,提出来让胡建国还是搬回去住吧。

  胡建国想着白白花了那么多钱,还要被赶走,很是生气。转念一想,走就走吧,留下来的话,这一家还是个无底洞,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于是在2015年年中搬了出来。

  纠缠不清只为钱

  胡建国从康美琴家搬出来后,又租了车库作为落脚地,康美琴偶尔过来和胡建国一起住。在胡建国看来,康美琴从来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来了就是向他要钱。一次500元、1000元地要,胡建国也就给了,甚至有的时候,她还会让胡建国帮她还赌债。胡建国一直忍着,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,让他彻底绝望了。

  康美琴让胡建国把钱拿出去放贷,康美琴说:“1万块钱每个月有1000块的利息。”胡建国开始不同意,因为他身边只剩下几万元钱了,这是他的养老钱。但康美琴的“枕边风”,加上高额利息的诱惑,还是让他失了理智,在康美琴和王星的见证下,胡建国借了5万元出去。

  然而,和大部分的高息借款一样,钱出去了,回来的往往是少数,胡建国的5万元本金也一直未到手。对方在归还1万元本金后,再也不见了人影。

  胡建国就向康美琴抱怨,让对方去讨要,康美琴反过来劝胡建国耐心一点。胡建国身体越来越差,他没有耐心等下去。胡建国去法院起诉,经过法院审理,胡建国才知道,原来对方归还了2万元让康美琴转交,是康美琴自己挪用了。

  这个结果彻底惹恼了胡建国,他怀疑这是康美琴套他钱的圈套。他身边仅剩的钱就这样一去不复返,他的心理失衡了。后来,为了方便要钱,胡建国回到康美琴的家中居住,但是要回来的只有几千元钱。

  2017年春节前夕,胡建国身边没什么钱了。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,钱被康美琴套走了,为了和康美琴在一起,与自家儿女都断绝了往来。临近春节,阖家团圆的日子,自己却寄人篱下,胡建国满腔的恨意,认为自己的悲剧都是康美琴造成的。他要报复!

  矛盾爆发酿命案

  胡建国最初是想着和康美琴同归于尽。他打算,在远离江阴的地方和康美琴同归于尽,因为他怕流言蜚语给家里人造成伤害。他想到了自己年轻时经常出差路过的地点——山海关。

  胡建国决定以旅游的名义带着康美琴一起去山海关。没有路费怎么办?胡建国等了三个月,将自己每个月800元的补贴款存起来,总算存够了路费。胡建国跟康美琴说一起去旅游,康美琴高兴地答应了。她万万没想到,杀心已在同床共枕的胡建国心里形成了。

  2017年4月下旬,春暖花开的时节。胡建国和康美琴踏上了去河北秦皇岛、山海关的旅途。在山海关游玩的时候,胡建国想拉着康美琴一起跳海,没有成功;想拉着康美琴一起从长城的烽火台上跳下去,又嫌烽火台不是很高,跳下去不一定会死,也作罢。

  玩了一个星期,胡建国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,反而在半路上,胡建国喝多了酒,酒精中毒送去医院,还是康美琴向儿子王星借钱付了住院费。这件事,让胡建国的内心起了波澜,想杀康美琴的念头没有那么强烈了。

  旅游回来后,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又近了点。但好景不长,康美琴又向胡建国要在秦皇岛住院的钱,而康美琴的儿子也不让胡建国继续住在他家里了。胡建国想着自己的钱终被康美琴一家榨干了,现在居然被嫌弃,要赶他走。原本压抑着的恨意,彻底爆发了出来。

  胡建国当天就从康美琴家中搬走,回到了自己租住的车库里。同时,一个罪恶的计划在他的心中酝酿成形。他先是将自己以前购买的一把蒙古弯刀放在了床头柜旁边,然后去镇上的医院找了相熟的医生,买了一瓶安眠药。但是怎么样才能把康美琴喊过来呢?胡建国想到之前康美琴向他要住院费,就以还她住院费的名义把她骗过来好了。

  之后,胡建国打电话给康美琴,说要还她1500元钱。康美琴果然上当,答应晚上吃过晚饭会过来。当晚,康美琴一个人过来了,还说到因为当天晚上是孙女过生日,大家一起出去吃饭晚了点。听她这样一说,胡建国内心又失衡了,自己以前给康美琴的孙女好多压岁钱,如今他没钱了,连过生日都不喊他了,怨恨又添了一层。

  胡建国嘴上没有说什么,让康美琴先休息,明天一早去银行取钱。康美琴未曾怀疑什么,喝下了胡建国给她的水,水里早已兑好了安眠药。康美琴很快陷入了沉睡中,一旁的胡建国则拿起床头柜旁早已藏好的蒙古弯刀,朝着康美琴的脖子挥去,康美琴在梦中走向死亡。看着康美琴渐渐冰冷的身体,胡建国拿出一瓶白酒,就着剩下的安眠药一起喝了下去,渐渐也失去意识。

  两天后,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。2017年5月13日,江阴市公安局对胡建国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立案侦查。5月26日,江阴市检察院对胡建国批准逮捕。9月21日,本案移送上级检察机关无锡市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清丰白癜风医院